您现在的位置:

新股 >

骑士武装系统最新章节_ 第二卷 当世上海滩 第六章 石拳女王,严湘忆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话分两头,另一边,见严湘忆袭来之际,提哈卡竟是迅速后退,拉开了彼此的距离,看来他的能力是不太适合近身作战的。

    只见他单手抬起,手掌向下伸出了食指,接着向上一翻,附近的地板便随之一块块飞起,向着严湘忆直砸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儿科!”心中轻哼,严湘忆双手齐出,三两下便打碎了砸过来的地板,接着去势不减再次向着提哈卡追去。

    对方则是双腿一蹬,再次拉远了一段距离,同时双手又是一阵挥动,碎石飞舞间,地面顿时被切开一条条细缝,直接向着严湘忆延伸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严湘忆随即单脚顿地,踏碎地面的同时向着右侧探身跳开,那细缝则继续向外延伸了大概十米才慢慢停了下来,一路上的地面皆被切割成了细碎的小块。

    单手撑地止住退势,顺着惯性翻滚了一圈,严湘忆这次不再鲁莽强攻,而是举拳向着地面砸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提哈卡刚刚落地,脚下便传来一阵非常危险的感觉,于是他没做多想,就地一个瀬驴打滚,躲过了从地下瞬间突起的一根近一米半长的石质尖柱。

    没完,严湘忆双手快速地向着地面交替击出,石柱便顺着提哈卡滚动的路线接连突出,无奈之下提哈卡只好在地上不停的滚啊滚,心中别提多憋屈了。

    手上的动作忽地一停,严湘忆再次发力冲向了提哈卡,对方此时还在顺着身体反射翻滚着,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!

    迅速贴身而上,她左脚顿地,右脚对着这个“球”一记抽射,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提哈卡躲闪不及,整个人被抽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严湘忆便迅速追了上去,高高抬起右脚再次在提哈卡飞起的身体上补了一脚。

    对方继续加速的身体撞向了墙壁,接着又被弹了回来,严湘忆立即微转身子,一记贴山靠顶向对方。

    同时她也单脚顿地发动了能力,只见在提哈卡身后顿时竖起了一堵不太规则的石墙,向着相反的方向横向移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鸣之中,严湘忆直接顶着提哈卡撞碎了石墙,一时间是碎石飞舞、烟尘四散,对方如洋娃娃般翻滚着跌落在地之后,这才有着一点点时间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 &n唐山羊癫疯早期如何治疗bsp;  下一秒,喘顺之后的提哈卡迅速起身,双手后摆之际,身后的立柱上,霎时间飞出了几块极其方正的的石块,接着他双手向前挥动,这些石块便如炮弹般向着严湘忆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严湘忆飞速躲避的同时心中疑惑道:“念动力?”

    轻巧避开几块碎石之后,严湘忆的身影忽然一阵晃动,接着就消失在了原地,几乎在眨眼间赶到了提哈卡的身前!

    “剃”,这也是“炎黄计划”的一部分产物,在那个他们称为“神蛊”的空间中,人们可以去到任何幻想的世界中,完成指定任务的同时,用自己的手段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在其中一个名叫《海贼王》的虚构世界中,某个叫“CP9”的组织所修炼的技巧——“六式”,便是一种不难到手的东西......

    “什......!”被对方陡然近身,提哈卡当即便是一句fg出口,同时慌忙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但是,严湘忆终究是快了他一步,只见她双手十指相握、握拳前举而起。

    其双手石质臂铠上、石头缝隙之间的黄光在这时猛地爆闪,空气扭曲之间,一道刚猛的冲击直对提哈卡的腹部击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提哈卡不出所料的被冲击猛地击飞,其倒飞而出的身体更是连续撞断了两根立柱后才堪堪落地。

    缓缓站直身子,严湘忆慢慢向着提哈卡踱步而去,接着她便从背后掏出了一副黑色的手铐,那上面刻满了细小的符文图样,图样中还向外散发着淡淡白光......

    “禁”,这是一种修真侧结合符文阵法和一种叫“锁气石”的特殊材料制成的禁锢器具,专门用来对付能力者和堕落的修真者,特殊的阵法与特殊的材料结合之下,可以百分百抑制能力者的能力。

    戴上这个之后的能力者便会如同普通人般羸弱,顶多是肉体强度略高而已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手铐连潜能锁这种东西也能禁锢!这个东西现在基本上是外勤人员人手一个,武离那货也知道这个东西,但他不要,说是自己的东西好用得多,也不知是谁给他的自信......

    蹲下身子,严湘忆刚想给对方戴上手铐,谁知此时提哈卡竟是猛地双手拍地,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提哈卡顺势快速一脚踢中了严湘忆的右肩,烟尘翻滚间她瞬时被踢得翻滚了出去,手上的手铐同时也脱手飞出,掉落在地。

   陕西治疗宝宝癫痫 提哈卡现在双眼茫然一片,已是开启了潜能锁,只见他蹬地前冲,转瞬便追上了严湘忆。

    接着他轻巧一跃,头朝下方,双手飞速舞动一阵,接着再次调转身体,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严湘忆定住身形之后,就想站起先攻,不料刚站起一半,她身上便突兀地飙射出大量血液,细细的切缝顿时布满了她身。

    紧跟着她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止住了身子,不敢再有丝毫动作。

    一根根发丝般的细线在此时显现出来,它们一头紧密的缠绕在严湘忆身上,一头则是深深地扎进了地板,将她紧紧地禁锢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严湘忆身就陡然浮现起了淡淡的黑色,皮肤也已变得坚固异常,阻挡住了细线的继续切割,但她此时一时还是不能解开束缚,只得保持着姿势,冷冷地望着远去拾取黑色手铐的提哈卡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差点就翻车了啊!怎么样?我的能力还不错吧?有没有一种眼熟的感觉?”捡起手铐,提哈卡慢慢转身又走了回来,边走他还边贱贱地嘲讽道。

    严湘忆没有说话,只是继续盯着他,冰冷之中带有一丝蔑视的眼神,令提哈卡心中略微发毛。

    他勾起嘴角,用大拇指抠了抠下巴,说道:“怎么?小美女看上我了?据我所知,你们大夏女性好像对我们黑人是不太感冒的吧?当然了,少部分脑子不太好的不予置评。”

    他大夏语还算不错,居然懂得用一两个成语。

    严湘忆依然沉默,就在此时她冰冷的双眼猛然变得茫然,身上一阵白影闪动,直接脱离了细线的牵制,其实影出现在了向后两步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细线则顺着力道拉紧,适才那片地面刹那间被切割成了形状不一、大大小小的碎片。

    “sh.it!”

    暗骂出口之际,提哈卡再次快速挥动双手,将细线布置在了身周,誓要止住对方的这次攻击。

    严湘忆却是不管不顾,直接近身,一记势大力沉的右摆拳向着对方的头颅击去。

    嘣嘣嘣嘣~

    身周的细线直接被根根扯断,提哈卡在这一瞬头一次感到了“害怕”这种情绪。

    发丝般的细线此时却是奈何不了严湘忆坚硬的石肤,右拳推枯拉朽般直挥而来,接着在肉体碰撞的巨响声中提哈卡当即被击倒在地,头颅更是撞碎了地板,碎块与水泥灰也被高高溅起。
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    此时的提哈卡脑中一阵嗡嗡作响,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会耍几根线而已,真当自己是多弗朗明哥了?”茫然的眼神居高临下看着提哈卡,严湘忆轻声讥讽道。

    接着她举起右拳,向着地上的提哈卡的头颅直砸而下,准备就此将其打晕。

    提哈卡却在对方的石臂击中自己的前一秒挪开了脑袋,接着只见他左手向上甩动,黑色手铐的一侧便顺着惯性铐上了严湘忆的右手。

    随即那石质臂铠便瞬间消失,严湘忆的大脑也是一阵晕眩,身子一软就向下倒去。

    提哈卡趁势迅速调整身子,改躺为蹲,从严湘忆的身后钳制住了对方,抓住严湘忆的左手,拿着手铐的另一边就想铐上对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却不料就在此时,从身旁的立柱上直接突出了一根方正的石柱,猛地击中了注意力分散的提哈卡,将对方撞得翻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严湘忆翻身站稳,摇了摇头令意识清醒少许之后,便甩动手腕将手铐另一侧顺着惯性甩入了手掌,就此将其稳稳接住。

    瞬息万变的战场容不得半刻放松,严湘忆此时也只好将手铐当指虎用了,幸好此时“禁”只封住了她一部分能力,她还有着一部分战斗力,不至于沦为无能力者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皆是靠住了背后的立柱,提哈卡已是瘫坐在地,呼吸也是异常沉重,嘴角流着丝丝鲜血,额头上的伤口同样向下慢慢滑动着血液,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干扰视线了。

    他眯着右眼,看着眼前的女人,对方此时已经开始沉身蓄力,心中暗骂对方这该死的耐力的时候,他无奈之下也是再次靠着立柱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湘忆在原地摆好了运动员们起跑前的预备动作,接着“轰”的一声崩碎后方立柱表面,整个人猛地向着敌人飙射而去,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见状提哈卡双手迅速交叉,接着向外挥出,顿时便有无数丝线从其身前显现,组成了一道道厚厚的线墙,紧密程度已经令视线都受到了遮挡。

    然而,在“噗噗”声中,在提哈卡带着一丝绝望的视线之内,严湘忆如同攻城战车般势如破竹地一一冲破了线墙,速度竟是没有任何锐减!

    接着在轰然巨响中,严湘忆的右肩狠狠顶中了提哈卡,他身后的立柱表面霎时间便被崩裂出了蛛网状的纹路。

    后撤一步,严湘邵阳羊羔疯的专科医院忆双手齐出,雨点般的铁拳向着提哈卡倾泻而去,攻击中她嘴中还不停喊着:“哦啦哦啦哦啦哦啦!!!”

    提哈卡身后的立柱,也因为他身体的碰撞变得摇晃不定,渐渐地出现了许多狭长的裂纹。

    连打完毕,严湘忆上前蹬出左脚,击中了对方腹部。

    接着她以此为支点,翻动身子的同时将右脚上钩,踢中了对方下巴,骨裂声响起之际提哈卡的脑袋便向后猛地撞去,“啪嗒”,立柱表面再次碎裂,石子也是四溅而出。

    翻身落地,严湘忆再次踏地上前,仍然包裹着石质臂铠的左手握拳击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拳非常霸道地砸中了对方,巨大的力道直接轰碎了提哈卡身后的立柱,多余的力道则带着两人迅速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跑动之间,严湘忆单手下压将其摁倒在地,继续顺着惯性将提哈卡在地上继续拖行着。

    地面被粗暴地犁开,滑行了几米,惯性渐消,两人这才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着严湘忆低喝一声发动了受阻之下所能使出的最大能力,地面随即伸出了一根巨大的石柱,将提哈卡包裹其中,跟着那石柱裂缝中便是一阵黄光爆闪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爆炸声响起,石柱猛地炸裂,碎石向外飞射而出,如枪械中击发的子弹般,将周围墙面打得坑坑洼洼,弥漫的烟尘也被射出了一个个完美的圆洞。

    烟尘中,一道留着马尾的身影慢慢站直,她低声说道:“我的能力不算很强,可以说是中规中矩,所以我的信条一直是‘技巧至上’,能力......不过是我的辅助而已!孰强孰弱,并不能用能力优势来衡量,而你......显然不懂。”

    提哈卡没有回答,或者说他已经回答不了了,此时的他衣物已是破烂不堪,浑身也是一片血肉模糊,双眼翻着白,口中吐着白沫,以一种极其的滑稽的姿势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道是:“有书则长,无书则短”,适才一番迅猛攻势,其实也只堪堪过了几秒而已,也是因此,提哈卡甚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。

    冷冷地看着对方,严湘忆摇了摇头,用特制钥匙解开了手上的手铐,然后又蹲下将提哈卡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便抓住提哈卡的一只脚,拖行着他向外踱步离去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jic.com  威海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